《凪的新生活》:比起异样眼光,无法活成自己,才是最窒息的事

写日剧《凪的新生活》,女主角凪不愿再当个只会察颜观色的人,于是甩掉男友、辞掉工作、删掉各种社交软体,只带着棉被到新环境度日。选择过和别人不一样的生活,势必得有些疼痛,但你会知道,别人的质疑眼光虽然会让你很不舒服,但活得不是自己,更不舒服。

28 岁的大岛凪,一个普通的上班族,在公司里是个好好小姐,最擅长的是察颜观色,就是日语所谓的「阅读空气」。

《凪的新生活》:比起异样眼光,无法活成自己,才是最窒息的事
图片|《凪的新生活》剧照

主管拿着印错的宣传手册,追问负责人是谁时,凪感觉到尴尬,于是帮同事背黑锅,站出来说:抱歉,我马上改。下班前,同事为了要赶着参加聚会,找藉口要照顾骨折的婆婆,请凪帮忙複印文件,她也一口答应了。

因为太会阅读空气,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。唯一让她持续呼吸的理由,是和深爱的男友结婚。但当凪听到男友对同事宣扬:会和女友在一起,只是性事很合时,她当场昏倒送医。醒来后,凪辞掉工作,只载着棉被,骑着脚踏车来到新的公寓。

《凪的新生活》:比起异样眼光,无法活成自己,才是最窒息的事
图片|《凪的新生活》剧照

可是选择活出自己的样子,从来就不是一条容易的路,尤其是当凪的男友对她说:「你根本不可能改变一切。」这句话,就像我们在追求改变道路上听见的质疑声,以及内心的恐惧。

走一条跟别人不一样的路,更多时候是徬徨无助,可是比起他人的异样眼光,若没办法活成自己,才是最窒息的一件事。

《凪的新生活》:比起异样眼光,无法活成自己,才是最窒息的事
图片|《凪的新生活》剧照

我们会担心异样眼光,是因为自己也如此看待他人

原以为抛弃一切到新环境,能带来新的气象,但当凪在图书馆计画自己的新生活时,她突然感到焦虑:

凪为自己设想了各种最悲惨的状况,这些状况全都是立基于别人如何看待她。可其实凪也是如此看待旁人,譬如同住一间公寓的老婆婆,总是在捡路边的垃圾、蹲在饮料贩售机捡别人不捡的铜板、买别人不爱吃的麵包边;或者是身上刺青、抽烟、夜晚开趴的邻居⋯⋯她想那个婆婆应该住在一个灰暗骯髒的地方吧?另一个邻居,大概是吸毒的坏小孩吧?

《凪的新生活》:比起异样眼光,无法活成自己,才是最窒息的事
图片|《凪的新生活》剧照

《凪的新生活》:比起异样眼光,无法活成自己,才是最窒息的事
图片|《凪的新生活》剧照

什幺是好?什幺是坏?这个社会用统一的规则衡量人的成败——顺遂的人生,就是有房有车有工作,又有伴侣和孩子;乖孩子就该头髮乾乾净净、不抽烟不顶嘴、成绩又好。越出线以外的,通通都不是「正常的人」。

所以,我们小心翼翼的守着界线,一不小心跨轨,就拿别人的尺规鞭叱自己。

口中一边说着要活出自己的样子,却又习于以自己的标準,去评断别人的生活,我们或许也像凪一样,用各种先入为主的想法套在婆婆和邻居身上。当我们急着驳斥别人的评判时,却忘记自己之所以会在意他人眼光,是因为我们同样戴着有色眼镜来看他人。

许多人会说,《凪的新生活》这部剧,是让我们不再去在意他人眼光,将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,聆听自己内心。但它更可以说,是一起摘掉有色眼镜的过程。

这世界就是一直为人贴标籤,但与你如何生活无关

在《凪的新生活》里,活得最自在的,其实是住在公寓里的老婆婆。

当凪机缘之下进到老婆婆的家,发现房间里不是堆满垃圾,而是乾净又温暖的家,有着舒适的躺椅,墙壁上投着老电影〈罗马假期〉,捡来的垃圾被老婆婆再利用,麵包边沾了巧克力和坚果,做成好吃的巧克力棒,她在小天地里,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
《凪的新生活》:比起异样眼光,无法活成自己,才是最窒息的事
图片|《凪的新生活》剧照

我们很难控制他人如何解读自己。一定有那幺些时刻,你做的举动、说的某一句话,被别人误解为其他意思,就像老是在外头捡垃圾的老婆婆。

你觉得很难过,明明很努力去说明,很努力想让大家理解自己,可世界这幺大,你不能奢望所有人都了解你是谁。于是我们学会去安顿自己,你知道世界纷乱,但你学会把自己站稳,就像在家安一张舒服的沙发,或一床能安睡的棉被,能让自己舒服地躺坐,那幺外面的人如何攻击、动摇你,你也不会迷茫。

因自己一直站在原地,有稳稳的地基嵌住。

选择一条不一样的路,势必得有些疼痛的,你对自己的脑冲而自责,怀疑那种纵身一跳又能获得好结局的人,是不是只出现在电视机里,你设想千百种糟糕和更糟糕的下场,一时半会逃离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。但你会知道,别人的质疑虽然会让你很不舒服,但活得不是自己,更不舒服。

这是一条和别人不一样的路,却也是成为自己的路,给在做自己途中感到挫折的你,一起像凪一样,有着坚持下去的勇气吧。

《凪的新生活》:比起异样眼光,无法活成自己,才是最窒息的事
图片|《凪的新生活》剧照